“错换人生28年”事件陷僵局 如何让悲剧多一些温情?

2020-06-28  来源:央广网

0

央广网北京6月28日消息(记者管昕 胡晓辉 范存宝)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如果可以互换人生,你会如何选择?通常情况下,人生没有如果,很多时候也无法选择。但无巧不成书,互换人生真的在现实中发生了。

江西青年姚策今年2月查出患癌,母亲许敏欲“割肝救子”,才发现在生产的医院抱错了孩子,亲生儿子并不是姚策,而是和杜萍(化名)生活在河南的郭威。一段“错换人生28年”的秘密就此揭开。

今年4月,此事经多家媒体报道后,持续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但遗憾的是,涉事医院和两个家庭至今未能就责任和赔偿达成一致意见,而患癌青年姚策的病情近日又持续恶化。如何终结这场医患纠纷?悲剧之外,怎样才能多一些温情?

江西九江的许女士准备割肝挽救晚期肝癌的儿子姚策时发现,自己和丈夫与儿子姚策并没有血缘关系,一番查证后得知,姚策的亲生父母是来自河南的杜女士和郭先生,而28年前,许女士和杜女士均在开封市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进行生产。许女士说:“这造成我们家28年的骨肉分离,而且造成姚策从出生的时候就没有选择。”

此前在上海治疗时,姚策曾在社交平台定期进行直播,与网友分享他的抗癌故事。起初,他每天晚上都会进行为期一个小时的直播,开始放疗后改成每周六直播一小时。6月25日,姚策的社交平台简介已变成,“由于病情恶化,暂时无法直播”。许女士说,目前姚策已是肝癌晚期,在上海东方肝胆医院进行放射治疗,癌细胞不断扩散,病情已经非常严重。许女士说:“得了这么重的病,他整晚地睡不着觉,他也在担忧。他说‘我的病怎么办呐’,他也为我们着想,看到我和爱人两个人奔波在路上,天天这么辛苦的筹钱,我们家该卖的都卖了,我们本来是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就这样破碎了。”

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认为,由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在实施母婴分离管理措施中出现的重大工作失误,导致姚策没有及时接受严格的乙肝阻断治疗措施,而姚策罹患癌症,与他没有及时接受严格的乙肝阻断治疗措施有关。周兆成表示:“根据《全国乙肝疫苗免疫接种实施方案》第一条规定,乙肝病毒感染是引起慢性肝炎、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癌的重要原因,因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对其承担责任,但是很遗憾,到目前为止,医院仍然坚持认为姚策患癌不是‘医院错抱事件’直接造成的。”

今年4月,姚策的父亲姚先生赶到妻子许女士当年生产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就此事和医院进行沟通,医院方面态度积极。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张祎捷今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事发后医院方面非常重视,也组织了临时处置小组,医院方面期待并将全力配合各方的调查,如果医院方面确实存在工作漏洞绝不回避,需要追究相关工作人员的责任,医院也绝不会包庇,但由于28年前涉事的工作人员已经退休,医院正在将这一情况向上级主管部门进行汇报。

许女士回忆,当时他们对于医院的积极态度心存感激。她说:“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那边也表示了,他们会负责,还说会帮我们找医疗资源、找办法,态度非常好。当时我们非常地感激,就跟姚策说这个病有救了,涉事医院会给你救治的。当时医院答应说第四个疗程全权由他们负责的。”

可让许女士没有想到的是,从今年5月开始,医院的态度从积极变成了不闻不问。她说:“哪晓得到了五月份第四个疗程,医院马上就跟我们翻脸。从5月份到现在一两个月了,医院哪怕是只言片语,都没有给我们打电话问候一下。”

周兆成向记者透露,姚策本应静养不受外界因素干扰,由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一直没有拿出积极的态度解决问题,导致姚策的情绪一直受到很大的影响。6月22日,周兆成作为姚策的代理律师,代表委托人姚策一家向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发出《律师函》,提出由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28年前,在实施母婴分离管理措施中出现的重大工作失误,直接导致包括姚策一家在内的6口人,遭受错换人生28年的悲惨遭遇。

周兆成说:“6月24日快递记录显示医院已经签收,但是很遗憾,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同时该医院的上级主管单位河南大学和开封市卫健委也在第一时间就该事件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但是截至目前,姚策一家以及代理律师并没有等来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积极解决问题的态度,也没有等来开封市卫健委和河南大学联合调查组就该‘错抱事件’发布的任何调查结果。”

27日晚,牵头处理此事的院方负责人之一、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医患关系办公室主任张鹏在接受电话采访时称,此事发生时间久远,医院已很难查清责任人。此外,当年大多数医院对新生儿的护理模式是母婴分离,给“错抱”带来一定隐患。

张鹏还表示,医院首先认为这是一个悲剧,所以从姚策养母寻子到姚策前往上海看病治疗,医院都愿意尽最大的努力帮助这两个家庭,不管是谁的责任、不管什么原因,首先要先治病救人!张鹏说:“我们第一时间专门跑到江西九江看望了患病的姚策,而且当时送上了2万块钱的慰问金,还有3万余元的药物,而且之后家属也是说想去看上海顶尖级的专家,我们也派人员陪同去看了,所以我们是积极配合这件事的。家属说往下要协商,包括谁赔偿,我们邀请两个家庭来开封协商这个事情,而且在开封市卫健委的主导下,我们协商了几遍。”

目前,双方的谈判已陷入僵局,而两个家庭尚未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双方的争议焦点,主要是姚策的病情由乙肝发展成肝癌晚期,是否和“错抱婴儿”有因果关系,涉事医院是否要为此承担责任。

两个家庭认为,正是因为“错抱婴儿”,导致院方1992年未能对刚出生的姚策进行乙肝病毒母婴阻断。而院方认为,受当时医疗水平限制,1992年院方不可能对其进行乙肝防护。对于责任的划分,张鹏称,医院并不回避,愿意承担应付责任。“两个孩子确实是在我们医院出生的,而且这一家当时就回了江西九江,而另一方则生活在河南,不存在后期的‘错抱’,‘错婴’事件是在我们医院发生的,所以我们医院对这个该承担多大责任,我们会积极承担。但是家属提出来的姚策患肝癌和‘错婴’事件有没有必然的关系,这个是我们争论的焦点。在1992年,是没有这种母婴阻断技术的。我们也调了相关的条文政策,毕竟已经过去28年了,我们也很慎重,包括找相关的肝病专家进行了论证。我们觉得他罹患肝癌,包括他得乙肝,到最后乙肝引发肝癌,是不是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这是我们的矛盾分歧点。”张鹏说。

涉事医院还给中国之声发来了一份关于此事件的《调查进度报告》,里面详细记录了此事发生至今的全过程时间点。其中提到,患者家属向医院索赔800万元,包括对姚策的肝癌治疗负责到康复等要求。对此,院方无法接受。张鹏说:“当时家属情绪很激动,而且在媒体上还提出了要我们赔偿800万,还提出找相关律师,到国家卫健委要求撤销我们医院的三甲资格等,要走司法途径。我们当时也提出来,走司法途径可能对目前来说,可以更快地解决这个问题,能够让姚策包括双方家属得到合理的经济赔偿。我们毕竟是公立医院,也是国家资产,不可能在没有法律的保护下进行天价赔偿。其实我们的总体目标是一致的,在法律框架内,早点得到合理的经济赔偿,让患癌症的小伙能早日战胜病魔。另外有经济赔偿,也避免导致家庭再陷入贫困。”

张鹏还表示,院方愿意就“错抱婴儿”向两个家庭支付精神赔偿,在法律判决赔偿之外,也会通过慈善基金的方式,对两个家庭进行帮扶。

“错换人生28年”事件,近两个月没有积极进展。院方和家属各执一词,联合调查组的结论又迟迟没有结论,法院诉讼也要经历相对漫长的过程。一切都需要时间,而无情的病魔却没有给出时间让各方统一意见。

不幸患癌的姚策,病情在持续恶化,今年他只有28岁,正是青春壮年,还有一个2岁的儿子嗷嗷待哺。“错换人生28年”,给了他天大的意外,命运还能否给他多一些温情?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诚聘精英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最新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09012885号
投稿邮箱:gmjzw@163.com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公民网观点,
如有不当或有误,请联系本网客服QQ:1943557797,我们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8-2019 公民网 theshowroom.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